《大象席地而坐》

是2019年我看过最压抑的电影

里面彭昱畅扮演的少年

对着一片满目疮痍的垃圾场

大喊:

“你真恶心

你就是一坨屎

你怎么不去死啊”

我那时想,

少年到底说的是谁?

原来是这个世界啊…


2020年因为一件事

我对世界的恶意更深理解

在家里绝望地躺了两天

终于还是无法舍弃

地球的宏大辽阔

造物主的伟力,惺惺相惜的

微光吸引的微光

我忍辱负重了,而且

不得不忘记那"耻辱"


我的爱豆章宇说:

"胡迁,我惠存这生活的重击"

本次的旅程,我们没有去满洲里

而是从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的片尾曲

僳僳族的赞美诗大合唱开始

我说:有信仰的人,不会死

N U J I A N G

云南怒江“昨日之前的世界”


原始古朴的世界级峡谷

探索数个桃源般的村落

徒步怒江边的茶马古道

永远悬挂于空的月亮

探访最后的纹面老人

聆听傈僳语赞美诗

探索活着的废城

怒江边上的天体浴场

体验溜索过江

除主推行程外

还可定制延长线:

睡入正对梅里雪山的美宿

世界上最早开的樱花

百年银杏村

报名请联系旅行顾问泰坦

微信 xiaodiqiu5

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1


用灵魂吟咏的傈僳语赞美诗


怒江峡谷里最大的一座教堂


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的导演胡波写:“每一天醒来,宇宙如同最后一次凝视着你,每一个火炉中的日暮,剩下夜晚,惶恐构成的泥浆。可你瞧,有些东西并不那么无懈可击。感恩这摇晃,它使人惠存刺破疲惫生活的那一种重击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和我一样,或者说和导演一样,和三位剧中主角一样,被迫陷入泥浆中……即使如此,《大象》的满屏灰色中仍然裂出过一丝金边过的。

“活在这里,看远方”。老头说:换个地方还是一样的。然而少年坚持:去看看吧。虽然绝望也有一种凄厉的美,但希望会撞击那些心怀希望的人。

在国内做乐队是很难养活自己的,我佩服《乐夏》里那些40多岁还未放弃梦想的人。而在深山里的傈僳族,吟唱起充满信仰的歌声,一点也不比他们差,因为都是发自灵魂的音乐。

前两天看到一个音乐节预售,套票已经卖到上千元,对于看过80元小剧场的人来说,我可能不是音乐节受众了。何不去这个云上的教堂,听一首傈僳语的赞美诗呢?

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
2


生命在于矛盾


什么是怒江?

说起大峡谷,你可能第一个想到是雅鲁藏布大峡谷或者科罗拉多大峡谷,毕竟成名在外多年,不管是纪录片,各类盘点,还是电脑桌面,都少不了出现它们的身影。 

却鲜少有人提及,甚至到达这个位于中缅边境,原始古朴的怒江大峡谷。它从来不是一个容易到达的地方,不到300公里的路,曾经需要好几天才能走完,山民们挖出最鲜的羊肚菌,担心的是烂在送往昆明的路上。 

2019年年底,怒江境内的六库至丙中洛的二级公路改建完工,朋友圈爱好公路旅行的朋友,早已按捺不住。这就是我们的怒江大峡谷公路旅行:平均深度2000米的峡谷,喜马拉雅山余脉碧罗雪山,物种丰富与亚马逊齐名的高黎贡山,溜索过江,直达中缅边境...

不仅如此,信仰与现实,东方与西方,传统与现代,一同在这个狭长跌宕的地域里交织 :22个民族,600所教堂,仍在通行的茶马古道...

你将在这趟旅程中会看到矛盾体的解决形式:一方克服另外一方,双方同归于尽,或者协同形成新的命运。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
3


茶马古道进桃源


简单而存粹

巍巍大山下,一片长长的缓坡上,零星错落的二三十户木质高脚楼在雾气缭绕之时,会让人误以为是进入了书中的桃花源。

这里至今交通闭塞,村里人和外界进出的唯一通道,就是古时马帮穿越时,在悬崖峭壁上凿出的茶马古道。

少了外界的庸扰,这里生活着的人们简单而存粹。麦浪连同村落前的怒江,年年翻滚,就这样,顽皮的孩童变成了白发的老人。

我想,桃花源并非指向的是地球上的某个坐标,如果一个人心中向往美好,世间一切便都是美好的。

探索村落的最好方法,就是跟着小地球沿着古道,走大约2公里,触摸那些经历了时光沉淀的印迹,进入到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。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
4


月亮,月亮,不会走


在信仰里重生的人

在怒江边远眺,一面随着天气不断变换颜色的“圆月”,高耸地挂在头顶。在蓝天的映衬下,更像是一颗跌入深海的蓝月亮。

石月亮在傈僳族古老的大洪水神话中,就已经存在了,被视为他们的发源地。境内外包括四川、云南、缅甸、泰国、印度的傈僳族人,都会来到这里虔诚朝拜。

由于怒江常常云雾缭绕,并不是每次都能看它,毕竟谁也无法主宰自然。但如果你为错过了这番奇景而心怀感伤,那也大可不必,云烟终究会消散,人类会在信仰的灰烬里重生。

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
5


郊区人类学家


探访最后的纹面老人

在小地球缅甸“少年巴别塔”之旅中,我们曾经拜访过一个村落,里面的女性保持了200多年纹面的习俗。据考证,这个习俗很有可能就是源自于怒江的独龙族,在迁徙中带去了缅甸钦族。

从上个世纪的60年代起,缅甸政府开始禁止钦族女人纹面,独龙族也不再有人纹面,这批老年妇女,也成了最后一代纹面女性。你将可能是最后见到这些独特风俗的“郊区人类学家”。
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
6


摇晃的彩虹道路


体验溜索过江

在我心里,远方必定指向几千公里以外的地方,那里是草原,是大海,是巅峰。而在怒江生活的人们,因地理限制,远方或许只是镇上。

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溜索是过江的唯一途径。脚下奔腾的江水如野马一样,一往无前。村民们或以方框载货物,或另搭一个滑轮挂牛马,借助山体高低差滑到对岸。每一个生活在怒江边的人,从小就要习惯在浪尖上滑过的艰险。

传说中,一对分别居住于怒江两岸的僳僳族恋人,在无法相会的苦恼之中,受到彩虹的启发,拉起了怒江上的第一条溜索。如今,怒江上架起的一座座桥梁取代溜索,人们跨江过谷如履平地,我们只能从溜索体验中感受交通不便时的艰辛。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
7


最纯洁的赤裸


怒江边的天体浴场

在怒江有许多独特的民族习俗,但没有什么比“澡塘会”更出名。除了过节那几天,其他时间也有很多人来洗。这里无论男女老少,都赤诚相对裸然共浴,没有胆怯和羞涩,也不需要任何形式的回避,浴场里弥漫的就是彻底放松的气氛。

暴露在天地之下的肌肤裸露着,不会觉得色情,反而有种以天为被,以地为床的自然感。你我生而赤裸,也将赤裸地离开,世界已没有了任何神秘。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
8


40年前的记忆


探索活着的废城

与勃勃生机的怒江相比,这个小镇显得与周边格格不入,孤寂而悠长。

因茶马古道而兴起,却又因一场连续16天的大雨,可能到遭到毁灭性滑坡而废弃,80年代的知子罗从地图上消失,只在怒江人中留下了所谓的废城。

灾难没有发生如预测那样发生,40年来慢慢有人回居,但尘封的建筑,带着时代烙印的标语,以及现代生活的巨大改变,把我们都卷入了这场奇妙的穿越中。


以下延长线为3个方向

意味着可以随心搭配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
9


与十三座雪山对视


100个爱马仕也不换


人是由无限和无这两个深渊支撑,是一种不安的存在。所以智慧之人,总要从繁忙中抽取一段时间,从自然中去吸取能量,与自然去对话,重新获得平静。只要能恢复平静,没有什么困难是解决不了的。

如果一个人想要在壮阔自然中静静思索,而不是被自然所引起的生存难题所打搅,他需要这样一处可以宁静内观的居所。雪山,云海,星夜,遗世独立的村落,侘寂的质朴空间,智者可以静静思索的时间。

这家美宿地理位置十分绝妙,原为当地于澜沧江谷畔3550m之半山缓坡所建的旅馆,后期扩建改造而成奢华酒店。

其侧枕白马扎拉雀尼,直面梅里十三峰之旖旎壮阔,予灵魂的震撼;雪山环抱下,雾浓顶村中遗世独立的安宁悠远,予心灵的栖息,是飞来寺与谷久浓村无法比拟的。


>>>戳我了解,梅西雪山延长线详情

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
10


全世界最早开的樱花


粉色的云

每年三月到四月的春季,全世界各地的人都会像着了魔一般地涌入日本,挤到樱花树下。大概是因为多数人去过大理,却不知道大理的山谷里就悄悄躺着冬樱花吧。

当别人在呼着热气暖手,在没有暖气的办公室疯狂敲键盘冻成狗的时候,你却可以享受阳光和花海,站在开着冬樱花的山坡上,发张冬樱花的照片到朋友圈,并配文“有点热,幸好樱花够美。“

当朋友圈众人惊讶状以为你飞去了日本的时候,又可以默默的加一句:我在全世界樱花开得最早的地方,我在大理。这样奇妙的体验,大概只有在大理才能实现。(冬樱花花期为11月中旬到次年1月,花期较短,想看世界上开得最早的樱花的话,要抓紧时间哦)

>>>戳我了解,冬樱花延长线详情
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
11


腾冲银杏


知子罗

我想银杏是最懂得秋的,它几乎就是秋天的颜色。这个村落每到11月中旬-12月上旬,就要下一场足足20天的黄金雨,三千多颗古银杏树将银杏村染成一片金黄。

屋瓦上、小巷里、田埂间..如果两天不打扫,院落里的座椅就被飘落的叶子狠狠盖上一层,一晃神以为都消失了!

>>>戳我了解,腾冲银杏延长线详情


7 天

目的地:中国

¥4900 RMB
原价 ¥5400
截止: 咨询顾问
标签: 艺文
已有团期
2020-11-28

2020-12-04
0/4人 参团
2020-11-14

2020-11-20
0/4人 参团
2020-10-31

2020-11-06
0/4人 参团
2020-10-24

2020-10-30
0/4人 参团
发新团
收藏到心愿单
0
咨询顾问
定制行程
微信顾问
旅行周边